首页>正文

岳飞练兵在打铁关?专家:都是杭州话引发的误会

来源: 浙江在线发布时间: 2018-09-12 16:36:21

  原标题:打铁关路要建岳帅亭,几位搞文史研究的老杭州坐不住了

  岳飞练兵在打铁关? 都是杭州话引发的误会

  最近,很多老杭州在关心一条消息,打铁关路南段启动改造,要建“岳帅亭”,介绍岳飞生平故事,沿路的石刻也是以满江红、郾城大捷、苦练报国等与岳飞有关的故事为主题。

  岳飞跟打铁关有关?民间确实流传着一种说法,岳飞的部队曾驻扎在此,练兵、锻造兵器,所以叫打铁关。

  历史上,岳飞的部队真的在这里练过兵?

  这些天,记者采访了几位南宋历史学家,以及杭州城东史的研究学者,翻阅了地图和史料,试图还原杭州打铁关的过往。

  明朝才有了打铁关这个地名

  傅伯星的书房,几本大部头的杭州老地图摊开着。这位杭州文史研究者,最近花了好几天时间,翻阅查找历史资料,寻找打铁关的出生年代。

  我们按图索骥,先来看看在古地图上,这个地名是什么时候才出现的。

  他翻开一本《杭州古旧地图集》,找到清乾隆四十九年(1784)的一张《杭州府志》府城图,在左下角找到了“打铁关”三个字。

  再往前看。清雍正十三年(1735)《浙江通志》附图,同样的左下角,艮山门外的地方,标明了“打铁关”。

  再往前呢?明万历七年(1579)《杭州府志》附图上,就找不到“打铁关”三字了。

  再查明代田汝成写的《西湖游览志》。这本详细记录了16世纪杭州城内外(近郊)地理和人文历史的书里,只说艮山门外有寺庙,武林门外往东有德胜桥、德胜坝。按理说,德胜桥再往东就是今天的打铁关了,但是书中还是一字未提。

  再往前翻,南宋咸淳年间《西湖图》,有德胜桥,但依然没有打铁关。

  那么,打铁关是什么时候才有的?

  杭州笕桥人顾国泰,一直致力于城东文史搜集和研究。他曾提到过一本重要的史籍:《北新关志》,作者是雍正七年(1729)杭州织造府主持兼“北新关监督”许梦闳。

  杭州人都知道“大关”,其实它最初的名字就叫“北新关”,杭州的水上巴士就有北新关这一站。

  有了专门的志,北新关的出生年月就很明确了,始设于明宣德四年(1429年),为明代京杭大运河上的七大钞关之一。

  明清以来,北新关一直是政府税收的重要来源。不过,因为杭州水网密集,为防止商人绕道私越逃税,这个“大关”下面,又设置并统领好多“小关”。其中,东新关、板桥关、观音关、良马关、良畎关、打铁关就属“小关六”。

  我们在《北新关志》中翻到打铁关的记载:打铁关是收税的关卡,关卡设在打铁桥,管水陆两路——“置立木栅,看守盘验。早晚启闭,以便农船。”

  看来,包括打铁关在内的“六小关”,应该是和“北新关”同时期设置的,都在明代。

  打铁关扯上岳飞全怪杭州话

  那么,杭州为什么一直流行着打铁关与岳飞有关的传说?

  有老杭州提出,现在打铁关附近,就有岳帅桥啊,说明岳帅曾在此驻兵。

  现在的打铁关地铁站B出口,确实就是岳帅桥。不过,这个“岳帅桥”纯属误会,清代乾隆年间的一位进士翟灏,早早就纠正过了。

  翟灏这个名字有点陌生,但他和翟瀚兄弟合著的“杭州西湖导游册”《湖山便览》可是非常有名。他在晚年还写过一本书叫《艮山杂志》,也是唯一系统记载杭州城东一带历史的专著。刚写好,未及付印,他就去世了,书稿不知去向。

  多亏了晚清学者、整理《四库全书》的丁丙,把书稿一点点找回来,请人重加校正,装册成书,并编入《武林掌故丛书》。

  翟灏在《艮山杂志》中提到了“岳帅桥”,但他在此特意调侃了下,意思是人们造出“岳帅桥”这个名字,实在是匪夷所思!它原来的名字,叫做“鸭舍桥”。

  这个鸭舍桥,还是南宋官园的历史见证物。什么是南宋官园?一个专门为南宋宫廷提供“菜茹”的“菜篮子工程”。顾国泰告诉钱报记者,就在三里亭西北一隅(农都批发市场旧址)。

  南宋《咸淳临安志》还记载了方位:猪坊桥,在城东官园里金家村;鸭舍桥,在城东官园里;孙家桥,在城东官园北。

  那鸭舍桥怎么就变成岳帅桥了?来,请用杭州话念一下:岳帅,鸭舍。

  是不是很相近?

  因为“鸭舍”杭州话像“压杀”,犯忌讳,不好听,人们就取了杭州话的另一个谐音,由此变成了高大上的“岳帅桥”,隔壁的猪坊桥,也成了很雅的“芝芳桥”。

  讲到底,打铁关跟岳飞扯上关系,竟是因同音的杭州话一讹再讹了。

  岳飞几次来杭州都跟练兵没关系

  不过,可能也会有人问:大将军岳飞既然来过杭州,为什么就不能到这里铸铁练兵?

  岳飞来杭州,几乎每次都是“奉召进京”,不是想来就能来的。

  傅伯星给我们理了理时间轴。

  第一次,绍兴三年(1133年)九月。岳飞是来受赏的,因为前一年平定了江西叛乱,宋高宗送了他一面自己亲手写的“精忠岳飞”军旗。

  第二次是在绍兴六年(1136年)二月,也是很短暂的会见。

  第三次是绍兴十年(1140年),这就是岳飞北伐期间,被十二道金牌召回的那次。班师回朝的岳飞很悲愤,回到杭州请求辞官归田。

  第四次,在绍兴十一年(1141年)四月,形势急转而下,岳飞被解除军职,任枢密副使,已无高宗单独召见的机会。

  最后一次,岳飞被劾罢枢密副使后去了庐山。同年十月间被骗下山入京,被捕下狱。

  可见,岳飞几次来杭州,都跟练兵没什么关系。

  而且按照当时的军队部署,岳飞的防区在长江中游的江州(今九江)、鄂州(今武昌)一带,随便离岗是要按军法处置的。来到杭州驻扎兵营、锻造兵器的说法,靠不住。

  傅伯星还提到一件事。南宋制造甲仗武器,由军器监所辖的兵工厂制造,地点约在延安路凤起路到体育场路这一带。“允许部队在京郊擅自打造兵器,不太可能。”

  同样的问题,我又询问了正在美国的杭州市社科院南宋史研究中心主任何忠礼先生,他也表示,“根本不存在岳飞在打铁关打兵器一事。”

  傅伯星觉得,打铁关这个地方如果作为历史文化集中介绍的地方,更合适,比如介绍中国古代冶铁技术,讲讲中国古代的冶铁技术怎么发展如何应用。

  如果你对打铁关也很了解,欢迎提供线索给我们,共同来挖掘这座城市的人文地理。(记者 马黎 通讯员 杨琳惜)

责任编辑: 周文婧
03002004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520321